可能性,在正式定义里是指事物发生的概率,包含在事物之中并预示着事物发展趋势的量化指标,其是客观论证,而非主观验证。

从以上正式定义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字眼将会是“事物发生趋势”,也表示说与趋势对立的结果的可能性将会是非常的低。在真实世界中,他真的是如此吗?

我们都对这个世界拥有一个预期。这份预期建立与假设这个世界所以趋势都依照他们所拥有的“可能性”所发生。打个比方,一个成绩名列前茅并且从小就学习钢琴的5岁小孩,我们对他所预期的可能性大概将会是:(1)成为专业人士(医生,律师,工程师),(2)成为音乐家(钢琴演奏家,作曲家)。可是,如果我们把趋中心回归纳入考量的话,这个小孩的可能性也突然变多了起来。这个小孩的可能性不仅拥有(1)和(2),我们还有:(3)成为一个普通上班族,(4)成为蓝领阶级,(5)成为长期无业游民,(6)堕落(吸毒,犯罪,自杀,等),(7)其他。

回到起初的正式定义,我们会发现(1)和(2)属于主观验证。当我们尝试在做客观论证时可能性也多出了许多。不过,在绝大部分非学术环境,当我们使用“可能性”一词时,我们其用词背后想要表达的真的是客观论证吗?假设一个人确实想要表达的是客观论证,接下来的问题也将会是客观论证的实践性。我们可以想想看学术环境往往需要在庞大资金的协助下才能试图接近我们所谓的“客观事实”。庞大的名义调查费金又费时。投稿研究论文并且参与同行审判也不比前者来得简单。既然如此,当我们在用“可能性”一词时,我们难不成指的主观事实为多数,而客观事实为少数吗?

在主观验证的“可能性”中,浮现在我们脑海中的区区只有(1)和(2)。这有可能是一种我们对世界的不稳定性所产生的防御机制。绝大部分时间我们的脑海都在给与我们“一个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事情都有稳定性”的一个错觉。死亡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死亡是一个能够给与我们崩塌我们主观世界的一个可能性。虽说人必有一死,但当我们听到任何人死亡的消息时(在没有任何提前预兆的情况,比如得重病,高龄),我们经常都会感到非常的惊讶。听到该消息后,收到消息的一方的主观世界将会坍塌,并且进入有个全新的世界(这里的世界是以主观世界为主)。这种惊讶我们可以用“出乎意料但并非不可预见”来完美的形容。只不过,我们把这个“并非不可预见”,并且能坍塌主观世界的可能性都给埋藏到地毯之下,导致了所谓的“出乎意料”。

那么,提前预兆真的能够为即将面临主观世界坍塌的一个人做好心里准备吗?这个世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往往最后发现一个人其实是连环杀手的莫非是连环杀手本人的夫妻。从随机机率的角度,相处时间越长,出现预兆的可能性自然也就越高。与一位连环杀手相处最长时间的莫非是这位杀手的夫妻。但往往就是因为以上所提到的防御机制,当被提前展示“伴侣有可能是一位杀人犯”的预兆的机会时,该可能性往往不是被忽视就是被合理化以保护主观世界的稳定性。

可能性千奇万变。这个世界上拥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一个人的可能性,一个社会的可能性,整个世界的可能性。可能性之所以叫做可能性大概也因为尚未发生。到了这里以前的我大概会以“可能性是由我们所创造出来”作为结尾吧。不过,即使在如此不稳定的世界中,大概也有很多东西很有可能打从一开始就已被决定了吧。基因,性格,生理,出生环境,等。基因不但影响一个人的生理,同时也影响一个人的性格。对一些尽责性低并且外向性高的人来说,打从一开始成为工程师的可能性大概也就非常的低。说不定,我们个人的思考方式以及看待事物的心态说不定也打从一开始就被环境深深的影响了。

到最后,我们能够做的大概也只是意识到各种各样,能改变,或不能改变的可能性的存在。在这世界上,虽然很多东西都早已被决定了,不过同时也有很多未被决定,并且在等待我们把它所实现的可能性,吧?

瞞天過海記如何能夠在商業中被使用

系列簡介

孫子兵法是一本在中國古代孫子所記載的一本兵書。其中,這本書包括了十三個片段的兵法以及三十六個勝戰記。雖此書記載已久,可內容並可被現在商業計劃所利用。這一個系列將會是關於三十六個勝戰記如果可以被商業所用而成爲勝 …

Is greed actually a vice of human behavior?

Greed is human behavior that had been regarded as vices since a long past history of civilization. Seven deadly sins, teaching from Christianity, lay out the seven vices behavior, namely pride, greed, lust, envy, gluttony, wrath, and sloth. Greed is one of…

衆所周知人類的惡性之一擁有如此的惡劣嗎?

從古至今,貪婪被大衆人類視爲人性最醜陋之一。在基督教的教導裏擁有七項人類必須避開的惡性,叫作七宗罪;他們分別於傲慢,貪婪,色慾,妒忌,暴食,憤怒和怠惰。我們今天要談論的課題:貪婪,列在七宗罪的其中之一。除了基督教以外,很多的其他宗教都擁有類似的教導;這包括基督教,伊斯蘭教,等等。我們今天探討的問題是貪婪真的有如自古以來被大衆認知的如此邪惡嗎?

沒有貪婪的世界

貪婪指的是一種攫取遠超於自身需求的資源,可以是金錢,物質或其他的慾望。

當我們說一個人自身的需求,一個人自身的需求會隨着時間的流去而改變。在一個還沒有文明社會的世界是,一個人的需求也不過與一個能夠作爲住宿的地方和足夠補充個人能量的食物。大約兩千年前,個人需要再也不只是住宿與食物,它也被擴充到穿着。現今,即使手提電話也成爲了一個人的基本需求。個人基本需求是一項無比難於限定的東西。它隨着時間的改變。

這帶到了我今天的第一個論點,也就是貪婪是造成個人需求改變的原因之一。爲什麼我這麼說呢?

試想想,在大約200–300年前,所謂的廁所也只不過是在一些有土地挖了一個洞,並且稱他爲廁所。絕大部分的野外露營也都還在用同一個方法來解決排泄物。因爲人們對此不滿意,決定發明了一個叫做馬桶的東西,並且大大的提升了人類的衛生素質。擁有了此發明,人們的衛生需求也逐漸的提升,每個住宿裏擁有一個衛生間也變成了一個基本需求。整個過程的導火線也是因人類的貪婪,不滿意當時的需要,並且想要擁有更好的措施。

沒有貪婪的世界,每一個人都滿足了當下擁有的東西,任何的進步也不會發生。在獵人收集者的時代,如果人們沒有想要一個更加穩定的食物供給的來源,人類將不會開始試圖種植,更不會在現今試圖想盡辦法的提高種植參量。諾古人不在乎使用心算來計算任何數學的問題,算盤,計算機,電腦以及其他用來協助計算的工具也不會被發明。試想如果人們沒有想要把生產過程自動化以及工業化,工業革命也不會發生,我們現今也無法享受到了我們現今所能享受到的物質便利了。

貪婪好的一面

因爲貪婪,我們擁有了各種各樣的科學進步。也因爲貪婪,我們的文明不斷試圖拖進經濟發展,並且隨着時間的流動慢慢的提高了我們的生活素質。貪婪是絕大部分發展中的推動力以及導火線。

我們以上所談到的是貪婪對人類身爲一個集體帶來的好處。可能,你有可能認爲太廣闊了,並且對身爲一個個體的你不是很有關聯,那麼我們來談談關於貪婪對身爲一個個體的我們又帶來了什麼好處。

身爲一個個體的我們,如果貪婪完全不存在,攝取知識的動力也將不存在。我們攝取知識主要的推動力是有望攝取到的知識在未來可以讓我們過得更輕鬆。這個可以在很多不同的形式下呈現,包括我們青年時到小,中和大學上課,以便得來的文憑可以用以建立事業。再舉出另一個例子,我們在校外自行自學一門學問,心理學打個比方,是有望這一門學問在未來可以幫助我們更好的建立與維持人際關係。

以上,無論是建立事業或者是維持人際關係,雙方的基本動機都是爲了擁有更良好的生活素質;它既不是個人的基本需求,而是滿足個人的貪婪。沒有了貪婪就沒有了攝取知識的動機,也就沒有了建立良好事業的動機,一來也就無法讓家人過上較好的生活。

貪婪的接線

自然,貪婪被絕大部分人歸類爲惡性並不是沒有原因。適量的貪婪不但可以推進人類的進展,也可以幫助個體過上更好的生活素質。可是,當一個人使用貪婪的時候,這一個人也必須直覺到分離好與壞的貪婪的接線。

當過度的貪婪導致把自己貪婪的代價放到了別人身上時,他也就變成了一個惡性。很好的例子將會是血測公司「Theranos」的創辦人伊莉莎白·霍姆斯(Elizabeth Anne Holmes)。一開始,霍姆斯只不過是一個想要成功創業的年輕了,擁有一個想要改變整個驗血過程的夢想。開始創業後,因爲重重的挫折阻止她的夢想成真,卻已經擁有了不少的投資者,且放不下她的自豪心,只好一次再一次的欺騙大衆以及投資者。紙包不住火,各種詐騙到最後也被揭曉出來,而她也一落千丈。這起案件的受害者不僅僅是該公司的投資者,其中也包括了前往使用該公司驗血設施的測驗者,以及該公司的員工。這一切的起源僅僅是一個人的貪婪以及自豪心。

終結

貪婪之所以被大衆認爲是人類的噁心並不是沒有原因。該認知來歷於大衆的認知偏見。當一個人善用貪婪,爲他自己創造了對他來說最好的生活時,因爲沒有影響到任何的人,沒有人爲其所關注。但是,當一個人擁有能夠傷害到他人的貪婪時,因爲該貪婪對其他人照成了麻煩,所以被他人所關注,並且把貪婪這個行爲歸類爲惡性。

所以,貪婪並非惡,而惡在於該貪婪如何被使用。明白了這些,我們應該在使用貪婪的時候更加的謹慎以便在獲得其中好處的同時,也避免獲得其中的壞處。

另加編輯

當我把這篇文章發出去後,我的其中一個朋友像我提出關於雖然以上所提出的論點都很公平,可是他另加了在慾望裏,其中也需要提出關於基本慾望以及過度慾望。在他們的區別中,前者是一些比較基本的慾望,比如擁有一間舒適的住家,擁有一個不錯的車,等等。另一方,過度慾望將會是想要擁有500千平方英尺的豪宅,一個擁有數輛輛超跑的車庫,等等。他們的區別基本上是前者能夠對一個人產生很大的生活素質改變,後者反而對一個人不會有很大的生活改變。拿回以上車庫的例子,一個擁有非常多超跑車庫的車主擁有非常大可能性不會使用到那些的車。

我的朋友便提到以上的論點都非常的傾向基本慾望,而大部分人不把基本慾望歸類爲貪婪,而是過有慾望。這也是我要在這裏澄清的事項。

首先,基本慾望以及過有慾望的確有他們的不同之處,而問題出現在劃分基本慾望以及過有慾望的界線。基本慾望以及過有慾望是非常困難劃分的,因爲不同人擁有不同的基本慾望以及過有慾望的定義。打個比方,大部分人可能認爲一輛車是基本慾望,擁有一車庫的超跑是過有慾望,那麼擁有一輛奔馳房車到底應該被歸類成前者或是後者呢?我個人雖然可能認爲他應該被歸類爲前者,可是也有很多人把他歸類爲後者,這也尤其是一些比較愤世嫉俗的人。這一些人認爲他們做工那麼的辛苦卻不獲得他所應得的補償,老闆一人卻獲得了全部的回報買新家和換奔馳,難道就不能買便宜一點的車,把那些剩下的錢來回報員工嗎?對於我個人來說,這位老闆在成功之前拿了多麼高的風險來創業,這一切也是這位老闆所應得的回報。另外,這些人也沒有想過他們到底值不值得獲得更高的報酬,每天只想着老闆獲得的錢他就應該被分多一些。所以,劃分基本慾望以及過度慾望是非常苦難的事情。

另外,假設我們真的可以劃分基本慾望以及過度慾望,我以上所舉出的論點也可以應用在過度慾望之上。當一個個體擁有所謂的過度慾望,只要這個個體能夠劃分貪婪好壞的接線,使用不牽涉別人的方法來滿足該慾望,這個過度慾望不僅僅會爲這個個人帶了同樣的好處,也會爲社會爲一個集體帶來好處。我們再拿回以上所提到的例子,即使伊莉莎白·霍姆斯擁有過度慾望,想要創業成功成爲富豪,如果她向投資者澄清她所理想的驗血法式並非可能,並且轉移注意力到了下一個創業,她不僅僅前途可望,有朝一日她成功時,她爲了滿足慾望對社會所帶來的革新主義可是益處無窮。

所以,無論是基本慾望或是過有慾望,只要使用正確手段達成該個體的貪婪,貪婪依然並非惡性。反而,即使是基本慾望,諾爲達成基本慾望使用了負面影響其他人的手段,該貪婪依然被歸類爲惡性。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gaara4896.github.io.

Tony Ng Wei Shyang

Just another Homo sapien who are interested in life and death. Know more about me at: https://gaara4896.github.io/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